是曲奇!
哈韩中。
阿米♡田柾国
!【雷卡不拆不逆】!
【其余邪恶混乱拉郎】
【地雷安哥基佬相关】
希望可以一起来玩!
最喜欢大家的评论!

【E果】贴额头·短打

今天伊普西隆感觉雨果有些不太对。

虽然他对雨果持有的记忆不多,但是从他到洋馆开始到现在,跟雨果相处的时间也算是有些了,更何况雨果常常以他的导师和前辈自诩,两个人经常会待在一起。有的时候是带着人偶一起出门战斗,有的时候没有日程的话就两个人一起在洋馆附近散散步,又或者是干脆两个人在一起分别做自己的事。不过不管是哪种状况,雨果很少有这么没精打采的样子——伊普西隆蓝灰色的眼睛困惑地动了动。

在他看来,雨果平日有些苍白的脸染上了一些红色,眉头也不那么舒展着,似乎没有什么精神,整个人看起来也笨拙了许多。

这不太正常。话虽如此,伊普西隆也说不上来他哪里不太正常,就觉得雨果这副样子让他看着很不舒服。

“雨果,你怎么了吗?……你看起来怪怪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雨果?”伊普西隆稍稍把声音提高了些。

“……唔。啊……?”雨果像是从恍惚中回过神来,声音是刚睡醒般的沙哑。

听到那沙哑的声音,伊普西隆更加不舒服了。他判断现在是雨果需要帮助的时候,于是他开始思索起之前来洋馆到现在雨果教给他的一些事情,寻找有没有可以帮助雨果的方法。

“哦,我想我应该可能有点发烧吧。”雨果说话的速度也变慢了,“等下找音音梦打个退烧针……就行了,应该没什么大碍……”

发烧,噢。伊普西隆想起来,前两天波蕾特也是被别人说“发烧了”,那个时候艾莉亚娜把额头贴了上去,然后一边责备着“怎么这么不小心”一边牵着波蕾特的手把她送进了音音梦的医务室。当时伊普西隆正陪雨果去医务室拿连队需要的创可贴和纱布,就看见了这一幕。但是伊普西隆不是很理解这种行为,于是他开口问雨果:“刚才那是什么?”

“什么什么?发烧了当然要去医务室了。……发烧的意思我之前教过你吧?”

“那为什么要把额头靠上去?”

“哦,你说那个啊,”雨果把存放药物的柜子门关上,“那个是用来感受对方的体温的,这样可以判断对方是不是体温过高了,也就是发烧了。”

结果现在伊普西隆把这件事给想起来了。

雨果自言自语完,刚想站起来走去医务室,突然就被一个庞然大物挡住了脚步——对,那是身高202公分的伊普西隆,此刻正站在雨果面前。

“……?伊普西隆你要干什唔……!”

话还没说完,雨果就感觉自己的脸被捧起来向上扬,然后他看到伊普西隆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,似乎能看清楚他的眼睫毛——雨果的大脑因为高温一片空白,就站在那里任他动作,直到感觉额头上贴了一个冰凉的东西。

这冰凉让雨果感到些许舒适,他回过神来,发觉是伊普西隆在贴他的额头。

可是脸是不是有点太近?

“我感觉到你的温度很高。你应该是发烧了。”伊普西隆这时发话了。

“那种事我当然知道啊……。”

突然,连雨果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用手抱住了伊普西隆的脖子迫使他弯下腰来,然后把对方的脸靠在自己的脸上。这种涌上来的冰凉感就好像沙漠中干渴的人喝到甘泉一样,雨果忽然觉得有些开心,于是他嘻嘻笑了起来。

“伊普西隆的体温原来是偏低的啊……感觉夏天会很有用处呢……”

“那是你现在体温太高了……。”伊普西隆觉得雨果现在有些胡言乱语,但是他没有动。雨果也不说话,直到觉得体温有些回来了才恋恋不舍地放手。

“现在可以去医务室了吗?”伊普西隆这样问道,可是雨果还是没有反应,于是他又问了第二遍。

结果雨果直接就倒他怀里了。伊普西隆慌忙接住,看他的脸好像又更红了一些,表情也凝重了起来,甚至还有些汗渗出来。

于是伊普西隆赶忙背着雨果冲进了医务室,把正在给里斯打针的音音梦吓了一大跳,针头都打歪了。





雨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他望着医务室的天花板和窗外昏黑的天色,又开始努力回想他失去意识时候发生了些什么。

“啊,雨果先生你醒了。”他这才注意到小小的护士女孩站在床边,于是他稍稍起身坐了起来。

“雨果先生你现在没有什么大碍哦,大概明天再输一次液就能恢复了!”音音梦拿着记录本在上面边写着些什么边向他交代道,“最近或许是换季的缘故,感冒发烧的人真是相当多呢……不过像雨果先生这样可怕的高烧还是第一例,40.5度……雨果先生一定要多注意保养身体!”雨果连连点头,等音音梦嘱咐完并走出病房后,他又倒下来,然后一下子把脸蒙在了被子里。


你以为我想?要不是那个人做什么奇怪的举动,体温才不会一下又飙升的好吗!

雨果恨恨地想,看来以后还得教他什么是亲人和友人间的区别才行!

星幽界今天也很平和。

 
评论
热度(18)
© 曲奇饼干 | Powered by LOFTER